未溟_

扬尘纵马,佐一杯江湖。

这是一只可爱的小鹿。
杂食党,冷cp专业户,啥都吃。
欢迎勾搭。

【蓝氏双璧/世双】当哥哥有了野男人怎么办

*骨科邪教预警



*大写加粗到飞起的ooc,有软萌曦臣出没。



*过年发糖,甜死人不偿命。



链接走评

【许言】请问被天天秀恩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李泽言庆生活动,关键词:换穿对方的衣服/领带歪了

*知乎体,大概是之前那篇文的后续。

*大写加粗到飞起的ooc

*我可能以一己之力拉低了这个联文活动整体水平x






请问被天天秀恩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高票答案:


吃狗粮到神智不清的制作人
xxxx年xx月xx日


我觉得这个问题我是非常有发言权的。


现在我就来说说我身边那对狗男男。 



两位应该是恋语市非常出名的人物,为了(假装)保护两位的隐私,那么我就用总裁和教授来代替了。


事情大概要从一个月以前说起。


我和教授是邻居,也算是要好的朋友。那天原本教授和我要去一家新发现的焦糖布丁做的很好吃的店,结果下午突然天降暴雨,紧接着我便接到了教授的电话,我现在还记得,教授那语气中上扬的笑意隔着电话线都藏不住,“抱歉啊,今天没办法去吃饭了,因为……”他轻笑一声,“我找到我的宝贝了。”


当时我还天真的以为,“宝贝”是指他发现了什么研究成果,呵,殊不知那是我噩梦的开始。从此我的眼睛再不能重见光明。


这里借用总裁的话送给自己:幼稚!


言归正传,从那天开始,我发现身边的人有些不对劲。


首先是我的邻居,表面温文,实际心脏的教授(我也是和他认识很久才得出这个结论的)。


最近他喜欢抱着一只猫进进出出,闲得没事呼噜猫毛,给猫剪指甲,甚至偶尔还会“吧唧”在那毛茸茸的小嘴上亲一口,然后收获一脸抓痕,他看那只猫的表情,啧,我觉得他看到自己的女朋友也未必笑的这么耀眼。


然后是我日常对他吐槽总裁有多么多么的冷漠,无情,无理取闹(不)时,他居然安慰我说:“他这个人呀,就是这样,看起来挺不近人情的,但是刀子嘴豆腐心,怎么说呢,嗯……”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先自顾自地笑了一下,“挺可爱的。”


我:可爱是什么鬼,这宠溺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有种被秀一脸的感觉。


后来是那位据说刀子嘴豆腐心的总裁(虽然我没发现)。


我这两天为了公司的投资,所以经常出入总裁办公室,就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比如说总裁那解开两颗扣子的衬衣里,经常会出现一些深深浅浅,青青紫紫的吻痕,印在锁骨上,脖颈上什么的。


再比如说我会经常在总裁办公室碰见教授笑吟吟地从里面出来,而总裁却满面通红,眼底盈着一汪春水,居然看起来有点娇羞。这个画面实在令我浮想联翩,我在心里不停安慰自己:腐眼看人基。大概是我最近看的bl小说有点多。


更可怕的是有一天早晨我去交策划案的时候,居然发现总裁穿了一身休闲装!要知道总裁此人是标准的装*犯,平时一身名牌西装,酒会上一身高定西装,出去玩时一身休闲西装,简直是个西装控。今天居然穿了一身休闲装。尤其是那休闲装似乎还大了一号,袖口半掩在总裁的手手上上,衣摆遮住了半个翘臀,要露不露,上面还有可疑的点点痕迹,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之前网上很流行的关于“男朋友的衬衣”的梗。再配上总裁那不同于平时的、明显是纵欲过度后的、稍显疲惫的脸色和迷蒙的小眼神,简直……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教授就穿的这一身休闲装。


看到这里,你们大概能明白我绝望的心情了吧。(摔


顺便一提的是,最近吃货大明星和警官在一起了。呵呵,我本来以为我是传说中的玛丽苏女主,被四位男主环绕,左拥右抱,后来发现他们自己看对了眼,然后牵着手跑了,只留下我在风中吃着狗粮(有一句mmp一定要说出来)。


所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被这光芒刺痛了双眼。


———————分割线—————————————————


补充:看到评论说,我的讲述不够实锤,那就来点劲爆的。


那些穿情侣装,带同款手表,微博隔空秀恩爱什么的,我就不提了,简直是随处可见。(不想说话)


那天我又去了总裁办公室(不要问我为什么每天去,毕竟我是腐女)。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然后是什么东西碰翻了,纸张哗哗撒了一地,凭着我那腐女的直觉,我停下了脚步,透过防窥视玻璃,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被另一个人压在了办公桌上,下面那个好像还有耳朵和尾巴?

这又是什么情趣play?


单身限制了我的想象力。x


紧接着我又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模模糊糊地穿来:“撤资?不给我lu毛?还不让我抱?李总最近很厉害呀。”然后下面那人的尾巴被抓住呼噜了两把,又传来了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别……许墨……白痴呀……嗯……啊!”在空旷的华锐总部顶层的楼道里,格外清晰。


我老脸一红,赶紧自己再听下去,脑洞连女娲都补不住了,赶紧抱着文件跑了,毕竟我还不想年纪轻轻就被灭口。


呵,这两个狗男男,光天化日的,就不能考虑考虑单身的我的感受吗!


—————————分割线———————————————


再补充:最后再给这个故事补一个结局吧。


昨天是总裁生日,教授求婚了。


当时教授穿了一身和他平日里气质完全不符的剪裁得体的西装,抱着一束有些艳俗的玫瑰,在满室烛光的映衬下,缓缓单膝下跪,手中的男士对戒折射出点点光辉:我会一直对你好的,给你做焦糖布丁,帮你顺毛,给你剪指甲,当你的猫抓板……所以,你愿意一辈子做我的猫,并且只做我的猫吗。”最后几个字,我分明听到了尾音的颤抖,原来心脏的教授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总裁沉默了一会儿,表情明灭不定,终于,在教授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中,他“啧”了一声,缓缓地弯下了腰,“玫瑰花太丑,还有,领带歪了。”然后伸手为教授整了整领带,顺手拿起其中一只戒指,看似漫不经心地套在了无名指上。脸上晕开了一抹艳丽的红。


教授愣了一会儿,怔怔地看着总裁,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了,在总裁嫌弃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总裁开始热吻,并“咣”的一声碰翻了我刚买的拉菲,全然没有他平时淡然冷静的样子。


然后……我就在总裁凌厉的目光中灰溜溜地走了出去。明明是我准备的生日party呀!(摔)


哦,顺便一提的是,最近大明星和警官去R国扯证了。(冷漠)


所以,我还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吃狗粮吧。


—END—




【许言】教授与猫

*新人文笔渣,慎入。

*大写加粗到飞起的ooc。

*欢迎勾搭。
1

李泽言有个秘密。


大名鼎鼎的华锐总裁、娱乐圈头号人物,咳,居然是只猫。


李泽言没什么爱好,但对于一只猫来说,美食绝对是头等的、第一号的大事。


所以当他看到记者目瞪口呆的表情和报纸上铺天盖地的关于“华锐总裁的奋斗目标居然是开餐馆”的报道时,我们英俊多金、冷艳高贵、迷倒万千少女的李总,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无聊至极。”然后顺手向嘴里优雅的,嗯,放了一块小鱼干。


还挺好吃。


2


许墨有个秘密。


恋语市人气最高的天才科学家、年轻的生命研究所教授,居然是个猫控。


这点从他那U盘里除了研究数据外多达几个G的萌猫照片、限量版仿真猫玩偶中,可见一斑。


怎么听起来有点污?


“总有一天,我要摸到真猫!”抱着毛绒绒的玩偶的许教授,脸上微笑着,心中如是想到。


3


这天对许墨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因为今天他终于撸到了活着的猫。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的时候,他本来要去找悠然——那个可爱又能干的女制作人一起去她推荐的那家焦糖布丁很好吃的店吃饭,结果不巧下了暴雨,他为了避雨退到了一个小巷里,然后他就看见了那只猫。


没错,一只活猫。


那只猫已经湿透了,浑身的毛可怜兮兮的耷拉着,蜷缩在角落里,一声一声的小小声地叫着,在空旷的巷子里回荡着,轻轻地戳着许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勾得他不由地抬脚轻轻走了过去。


当他一步一步走近,然后将小猫轻轻抱起时。他看着小猫那盈着水光的灰紫色的眼睛,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坚定的想法:他要将猫抱回去。


然后他就真的这么做了,还顺便亲了亲毛绒绒的猫脑袋。没有看见小猫疯狂乱舞的爪爪。


小猫是很小的一只,软软的,在许墨给它烘毛的时候会舒服的眯上眼,会死死的盯着许墨新烤出来的焦糖布丁,然后如愿的大快朵颐,吃完后又不屑的甩尾巴,会在许墨将它抱在怀里时用带着粉嫩肉垫的爪爪挠他,然后又找了个舒适的地方沉沉入睡。


许墨就那么盯着那只趴在他腿上的一团,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顺着猫毛,从来不会共情的他好像感受到了暖暖的,丝丝缕缕的情感在心中蔓延。


好像还不错?


4


李泽言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因为今天他碰见了一个白痴。


事情是这样的。这天,李泽言看着自己办公桌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堆山的文件,终于炸了毛(不),扔掉了手中的策划案,“腾”的变回了李泽喵,然后甩甩尾巴,轻快的走出了办公室——当然他没忘了时间暂停。


可是上天偏偏和他作对,还没来得及重温李泽喵当年的快乐时光,就被一场暴雨淋了个透心凉。然后当他躲进小巷避雨的时候,他就碰见了那个白痴。


那人年纪不大,还看上去有点眼熟,笑的像狐狸一样,两眼放光的朝他逼近。像个倒卖宠物的贩子,“白痴!不要过来!”李泽喵“喵喵~”地威胁着,却丝毫不起作用,一把被那人抱在了怀里,还被亲了好几次。“连华锐总裁都敢非礼,大概是不想在恋语市混了。”李泽喵奋力地挥舞的爪子,如是想道。


后来到了白痴家,白痴开始对他打感情牌,“给我吹毛?喵~好舒服。”“那个焦糖布丁一看就没我做的好吃!好像还不错?”“又想抱我!这个人的怀抱好暖和……”李泽喵的眼皮不住地打架,最终不情愿地向白痴的怀里拱了拱,然后沉沉入睡。


在入睡的前一刻,李泽喵终于想起了这个面熟的男人是他新投资的研究项目的负责人,“这么白痴,可以考虑撤资了。”李泽喵嗅着那人身上淡淡的清香,睡眼蒙眬地想着。


(许墨:我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对我???)


5


今天是许墨研究资金的最后审核日,所以他早早就来了华锐,刚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就感受到了一阵属于evolver的能量波动。他看了看周围被暂停了的人群,轻轻一笑,保持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姿势,然后就看见一只有着灰紫色瞳孔的小猫从总裁办公室溜达了出来,迈着轻巧的步伐,好像还白了他一眼?


“李泽言?猫?evolver?”许墨瞬间了然。看着小猫远去的背影,想起那天抱在怀里的软软的小小的一只,他怔了怔,不由得抬脚跟了上去。看着小猫,不,应该是李泽喵穿过涌动的人群,在路口徘徊,最后不情不愿地朝他家的方向走去,许墨的嘴角不知不觉漾开一丝有别于平常的、轻快的笑。


李泽喵在许墨的家门前蹲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一只猫,按不到门铃,于是伸出了一只爪爪,开始试图通过挠门来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以此来吸引里面那个并不存在的许墨的注意力。


过了一会儿,李泽喵可能终于发现自己这么做实在有点蠢,于是“腾”的一声变回了李泽言。伸手准备按门铃,站在阴影处看了半天的许墨终于忍不住了,在李泽言惊异的目光中径直走了出来,然后一步一步将他逼到墙角。


“总裁大人,吃了东西就跑是不对的。”


许墨轻笑了一声,低头在李泽言的唇角轻轻啄了啄,然后满意地看着那还来得及未收起的毛茸茸的耳朵扑棱了两下,慢慢染上了一层淡粉,煞是可爱。


“那么现在,我可以收取我的报酬了吗?”


——END——